首页 > 365bet怎么不能存款 > 历史 >

胆子大办法多的许善田

来源:   发布时间:2015-11-17 18:19:00   点击次数:

▲1972年老战友相会于井陉矿。从左至右:李子玉、许平、耿晚子、高先畴、许善田、杜明伦。

许善田,又名许田谨,1907年农历11月生于(位于矿区西南的)井陉县台头村。1938年4月,31岁的许善田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敌工站工作期间,千方百计开展对敌斗争,是一位胆子大、办法多的好站长。

许善田童年3岁丧父,7岁丧母,由其祖母一手培养成人。许善田的祖母栾氏是当时井陉一带颇有名气的一位中医。由于受封建意识的束缚,只是到了晚年,为了扶养年幼的孙子,才开始行医。许善田白天在学堂读书,晚上随祖母习医。后来,由于生活所迫许善田先后挑过货郎担,当过店铺伙计,合伙开过药铺,为生存忙碌,但仍朝不保夕。

1929年,22岁的许善田到正丰煤矿做工。正丰矿的资本家段宏业(段祺瑞之子)半年不给矿工开工资。工人们家家老小忍饥挨饿。许善田串联工人,对资本家展开索薪斗争。一次,许善田串联200多名工人将正丰矿的协理员吴霖森包围在东大楼上,许善田代表工人站在台阶上慷慨陈词,讲述艰辛的矿工生活,揭露资本家对工人的残酷剥削,博得工友们的阵阵掌声,深得工友们的信任。声威相助,迫于形势与压力,资本家只好给工人们先发了两个月的欠资。事后,许善田认识到只有团结起来斗争才会有希望。工友张千栋、张秀明见许善田富有正义感,就鼓励他说:“干吧!你在场面上干,我们在井下干,讲道理时你上,他们要为难你,我们上!”

1930年,许善田的妻子分娩后,无米下锅。一天,许善田在正丰矿南门外恰遇羡理章矿师,随即掏出刀子对着羡说:“你们不给开工资,我妻子生了孩子无米下锅,今天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不答复我,你就别想走!”吓得羡连声承诺,第二天就派人给许善田家送去40斤小米。此后,许善田在工友中间声威有加,工友张千栋将《中山全书》送给他看,增加了他的斗争勇气。当时索薪斗争还在进行。段宏业为维护自身利益,买通了驻井陉县的晋军旅长高鸿文。高派了两个连的兵力,镇压工人。不久,有18名矿工被捕,114名矿工被开除,许善田是其中之一。1931年农历正月十六,段宏业预谋抓捕工人运动的骨干分子,许善田得知消息后,急忙去通知正在石门第一旅馆和资本家进行交涉的5名工人代表,当到旅馆时,晋军已将两位工友抓捕起来,敌人逼问工友:“许善田在哪里?”许善田在旅馆掌柜的掩护下,迅速转移。

许善田为躲避敌人的抓捕,携家带口到山西平定县顺桥山庄开荒种地。1934年,正丰矿的工友们捎信邀许善田重返井陉矿区。回到矿区后,许善田暂住白彪村,并在该村办起了诊疗所。许善田继承祖母的医德医风,随叫随到,热情安卓手机如何进入365bet,受到乡亲们的好评。

次年5月,何占魁到白彪村教书。在北凤山教书的路达常找何长谈。

温馨提示:关于何占魁、路达二人的生平传略,请阅本文后的相关人物。

许善田不断到学校听何占魁和路达谈论时局。在他们的谈论中,许善田知道了俄国十月革命后出现了新的社会制度,还知道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要推翻旧世界,实现共产主义,走共同富裕之路。何占魁和路达,这两位教书先生使许善田茅塞顿开,进而萌发了参加共产党的念头。曾有几个晚上,他彻夜不眠,和妻子商量要到平山县找共产党,找八路军参加革命。

1938年3月的一天下午,许善田在白彪村北井昌公司曹钧家看病,突然来了一位陌生人,自称是钮海峰部队的副官,奉司令员的命令,前来取机器设备,许善田得知机器设备是给抗日部队修军械的,就劝说主管机器的曹钧将机器献给部队。曹犹豫不决,要到马头山找路达商量,托许善田给他家看门。当夜,未等曹钧返回,钮海峰就率领游击队和赵庄岭一带的民兵前来搬运机器,将机床拆散,抬的抬,扛的扛,在许善田的帮助下,顺利运出矿区(运到抗日根据地黑水坪,又沿村转送到四分区修械所)。分手时商定次日晚上再来一次。不料,次日中午,坏人告密,井陉矿的密探到曹家对许善田严加盘查,许善田怕曹钧返回被捕,又怕游击队晚上行动受挫,即以行医看病为名脱身出来,甩掉密探,赶到桃王庄村向路达汇报敌情。路达获悉后,随机应变,通知游击队,避免了一场严重的损失。

许善田到桃王庄向路达汇报敌情的第二天,两人就一起赴平山县洪子店第四军分区,经路达介绍参加革命,许善田被分配到军分区八大队卫生队任中医。4月由李通溪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8月,八大队迁至灵寿县慈峪,许善田改任副官处副官。在那里他看到了毛主席的着作《论持久战》,如获至宝,连读几遍,解决了他抗战速胜的急躁情绪。他逢人就讲:“《论持久战》是我有生以来读到的第一本好书。”

1939年10月,许善田转业到井陉县工作。次年春,任六区区长。他和干部群众一起修渠打井,开荒种地。当年农业丰收,六区超额完成了抗日爱国军粮的征交任务,许善田被评为模范区长。

1941年,敌人对抗日根据地实行“三光政策”。县委为了反击敌人的进攻,组建了敌工站,许善田任站长。

1944年,位于矿区北面不远处的马头山炮楼驻着一班从矿区来的伪矿警,炮楼上有个矿警叫王玉,是敌工站派进去的同志。据王玉反映,伪班长最怕日军,许善田决定,化装智取马头山炮楼,经过和县九区队的联系,九区队派出一个班化装成日军。敌工站的考考化装成日军小队长,另选一人化装成翻译。领队的打着“膏药”旗,大摇大摆地上了山,“翻译”用汉语把伪矿警们叫出来,命令他们架枪听训话。等一班伪矿警把枪架起整队听训话时,大家把枪一挥,大喊“我们是八路军,缴枪不杀!”就这样,没费一枪一弹,一班伪矿警当了俘虏。

1945年夏,位于矿区清凉山后的沙窑炮楼驻守着一班伪军,十分顽固,不断祸害百姓。许善田派出敌工人员对该炮楼进行侦察,发现紧挨着炮楼底层有一间伙房,伙房的水道眼直通外面。第二天,许善田带队,直奔沙窑炮楼,接近炮楼时夜幕已经降临。一位民兵爬上墙,割断刺网,摸到水道边,将炸药包放到水道眼里接上导火线,这时山下部队向伪军喊话:“喂!伪军们赶快下炮楼投降吧!不投降就开炮啦!”伪军们以为是咋唬,就说:“开吧!”许善田一声令下:“打!”战士们先甩出几颗手榴弹,接着拉断炸药导火索,只听“轰!”的一声,天崩地裂似的巨响,半个伙房飞上了天,震得炮楼晃了几晃,吓得伪军吱哇乱叫:“别再打炮了,我们投降!”月光下只见伪军们一个个举着枪下了炮楼,我军大获全胜。

自1941年4月至1946年2月,在近5年的时间里,许善田采用亲自选拔和从实践中培养的办法,在敌营中建立特工。采用让敌伪家属帮助做工作的办法,分化瓦解敌人。采用化装侦察的方法深入敌后。在近5年的时间里,许善田以强攻、奇袭、威逼、智取等方式,先后拿下了14个炮楼,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缴获了大批的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当时的干部和群众普遍反映;老许胆子大,办法多,和他在一起,干工作有劲头。

解放后,许善田一直在井陉矿务局工作,曾任三矿党支部书记,局行政处处长。1957年2月,许善田又回到卫生战线上,先后任矿务局卫生科科长、卫生处处长、矿务局医院院长等职。他主持兴建了井陉矿务局局医院,还组织矿务局所属医疗卫生工作人员,分期分批的参加各类培训班,并请专家,学者来医院定期授课。与此同时,他还主动吸收矿区周围20多个农村的医务人员免费参加学习,以提高他们的专业技术。他为发展矿区医疗事业,保障矿务局职工和矿区人民的身体健康,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受到广泛的赞誉和尊敬。

1966年8月,许善田退离工作岗位后,仍不忘党的工作,他将战争年代的经历写成了十几万字的回忆录。

许善田,1983年6月7日在井陉矿区病逝,终年76岁。

编写依据:

1、刘兰亭编写的“许善田”一文(载于《中共井陉党史人物传》一书)。

2、许建红撰写的“回忆祖父许善田”一文(载于《井陉矿区文史资料》第二辑)。

何占魁

何占魁,字梅亭,化名梅开五,1893年出生于井陉县庄子头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井陉县威州高小毕业后任小学教师。1932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前后,何占魁先后在矿区西沟、白彪、南寨等村小学任教。期间,先后组织褚海林等人在矿区和周边地区散发传单,张贴标语。1937年后,何占魁历任中共井陉县(北)县委组织部长,晋察冀边区学校教务主任,中共中央组织部干事,中共中央党校三分部主任,中共华北中央局组织部行政科长、办公室主任等职。是中共七大代表。1951年12月24日在北京病逝。

路达

路达1906年2月出生于祖籍井陉县马头山村一个比较富裕的农家。1925年考入保定直隶第二师范。在那里,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成为保定二师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路达在保定师范毕业后,就在矿区一带任教。期间,1934年前后,在矿区北凤山村任教。路达知识渊博,组织能力强,在民众心目中颇有威望。在和他相识的人中,有不少人在他的影响下,很快就参加了革命。许善田就是其中之一。1937年后,路达历任晋察冀军区第四军分区八大队政治处民运干事和第四军分区五团政治处民运股长等职。1941年,年仅35岁的路达,积劳成疾,身患肺结核,在军分区医院病逝。(编撰:田宏生)


上一篇:矿区管委会主任杨成武(下)

下一篇:矢志不移跟党走的李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