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65bet怎么不能存款 > 历史 >

为边区做事的好医生李直山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8-11 16:48:00   点击次数: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李直山

李直山,1911年7月出生。1934年,23岁的李直山来矿区贾庄开办“普济医院”,治病救人。在抗战期间,他曾因为边区做事而三次被捕入狱,受尽敌人的酷刑,但他始终坚贞不屈。出狱以后,继续为边区做事,继续救死扶伤,是一位深受乡亲们爱戴的好医生。

李直山祖籍河北任县李家屯。咸丰九年(公元1859年),由于连年旱灾,其祖父母携全家逃荒,到了山西绛县南樊镇王家堡村,给地主王桂芳家种地,做了佃农。

1928年,李直山17岁离家到太原谋生。在太原,找到幼时好友李潮昆。在其帮助下,转去北京,途中,在石家庄车站巧遇热心老人李汝青,经其介绍到行唐县西关小学做工。时逢名医何瑞生在此行医。何瑞生毕业于北京民生医专,又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医术颇高。李直山拜何为师,学医四年有成。后追随何瑞生到井陉县长岗开办诊所。1934年,又转至矿区贾庄开办了“普济医院”,治病救人。

1937年10月,日军侵占井陉矿区。同年11月7日,晋察冀军区成立,聂荣臻任司令员,井陉矿区属军区第八分区领导,随即又划归北岳军区第四分区管辖。

编者附记: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中称:“11月7日,即太原失守的前一天,党中央指示正式成立晋察冀军区,任命我为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成立军分区的命令是在1937年11月13号由我宣布的······第四军分区由周建屏同志任司令员,刘道生同志任政治委员。”当时的八路军辖三个师、六个旅,周建屏同志为第343旅副旅长,旅长是陈光,在平型关大战后,接替负伤的林彪担任了第115师代理师长。由此可见,第四军分区的级别是比较高的。

在分区的直接领导下,以南石门(贾庄村附近)的苏玉连和矿工钮海峰为首的两支抗日游击队在矿区北部同敌伪势力展开了顽强的斗争。当时,由于缺医少药,抗日游击队的绝大部分伤病员都曾秘密转移到贾庄附近,接受过李直山的义务诊疗。因此,李直山深得游击队的爱戴,深受当地民众的好评,家藏当年所赠的“妙手回春”牌匾一块(现在其侄李国华家保存完整)。

以钮海峰和苏玉连为首的两支抗日游击队成立于1938年。其后,两支游击队的隶属关系和为首的领导不断有所变化,但李直山始终挂念和关心着这两支部队的伤病员和由他们介绍来的边区人士。只要情况允许,李直山就为他们进行诊治。在此期间,李直山还负责为军分区代购医药和医疗器械。在此期间,有大量的边区紧缺的医药和器械通过李直山运往边区。后来,李直山开办的“普济医院”逐渐成了第四军分区在敌占区进行地下活动的秘密联络点。每天都有八路军的侦察员来医院接头,其中与李直山接头最多的是贾庄邻村小作的武昌锁。当时,李直山负责传递从敌占区到边区的信件和情报等。

从1937年到1945年这八年抗战期间,李直山始终战斗在敌占区,多次出没于敌人的“心脏”地带,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头部和脚上多处留下了敌人打的枪伤。仅在贾庄开办医院期间就曾先后三次被捕。1939年7月29日,李直山被日本宪兵队抓去,严刑拷打,李直山不吐半句真言。由分区特派的地下工作者辗转用300块银元买通敌翻译,又派去12个村的村长连名作保,李直山在被捕的第9天才被保了出来。这是李直山的第一次被捕。李直山被保出来之后,继续为边区做事。其中,1940年在百团大战期间,一天,李直山从石门(今石家庄市)返回贾庄途中,在井陉县上安附近正赶上敌我交战十分激烈,铁路、公路中断。(据说:当时,我军区司令员聂荣臻的夫人受伤,由李直山和边区侦察员武昌锁背负护送到贾庄,在山药窑中隐蔽治疗,治愈后又把聂夫人护送到军分区的驻地米汤崖。这段历史在有关聂荣臻元帅的书籍中曾有记述,其中称为李先生的就是指的李直山)

百团大战结束后,日军纠集了3万多人,向北岳(路北)区进行了疯狂扫荡。我八路军游击队在战斗中不断有指战员负伤,不断有负伤的指战员被抬到当时的游击区井陉县北石门村(离贾庄有数里路),请李直山治疗。当时,为了伤员的安全,山上埋伏着八路军游击队,村子里有侦察员放哨。村党支部书记傅积意积极组织党员干部、民兵暗地里保护照料。

温馨提示:关于傅积意的生平传略,请阅本文后的相关人物链接1。有些工作大人不便公开出面,傅积意就让孩子们去完成。当时,村儿童团长是傅德仁。当时,到贾庄日军据点附近请李直山,到普济医院取药,大多是让傅德仁去。有一天,傅找李直山取上药往回走时,被敌人发现了。一个叫苏星球的伪军同另外两个人在傅身后紧追不舍。傅德仁急中生智,立即向外公家(贾庄村后街)跑去,被外公解救。可是,李直山逐渐被汉奸们盯上了。

1941年3月17日,日本宪兵队、伪警察局、敌特务队出动100多人在黎明时分将李直山开办的医院包围,李直山第二次被捕。敌人用汽车把医院的药品全部拉到位于井陉县城的日本宪兵队,李直山入狱19天。期间,任凭敌人用尽各种刑具,过堂时,敌人软硬兼施,为了得到有价值的情报,曾先后换了三个翻译官,但李直山始终没有泄露边区的半点实情。在刑讯的3月20日这一天之中,李直山就被敌人折磨得昏死过去两次。

李直山被捕后,伤员治疗,当地百姓看病都遇到很大困难。为了营救李直山,军分区派八路军侦察排长张兰带领侦察员到蔡庄把井陉县大汉奸蔡国亮、蔡维新抓住,用他俩威逼敌人放出了李直山。李直山获救后,立即前往位于矿区西北的黑水坪村,找到分区领导,要求留在边区工作,不愿呆在敌占区了。当时,井陉县(路北)抗日民主政府几位负责同志经过反复研究,认为李直山的身份特殊,在敌占区工作对边区更有利。于是就再三给李直山做工作,希望他顾全大局,重返贾庄行医,同时参与营救被捕人士的工作。李直山深明大义,认识到自己在贾庄工作的重要性后,就重返贾庄继续为边区做事。

1943年 9月日军对晋察冀北岳地区进行“秋季大扫荡”。此间,边区派员和李直山取得联系,由李直山和两名卫生员一起前往平山黄泥村抢救伤员。

1944年春,矿区一带发生瘟疫,然而就在这一年的4月24日,李直山又被日本宪兵队的特务组织“井陉煤矿劳工研究所”抓去,这是李直山在抗战期间的第三次被捕。分区领导在得知李直山被捕的消息后,在积极设法营救的同时,派刚刚从晋察冀边区医务训练班毕业并取得第一名好成绩的焦祖成来矿区行医,治病救人,防控瘟疫。

温馨提示:关于焦祖成的生平传略,请阅本文后的相关人物链接2。此次李直山入狱过堂12次,遭受拷打、过电、吊刑、灌冷水、压杠子等惨不忍睹的酷刑,曾在一天之内在冷水池内昏死两三次。酷刑致使李直山右耳失聪。与李直山同时被捕的8人全部被杀害。幸有家人给“劳工研究所”的张狩野送了钱,李直山才幸免遇难。

李直山第三次出狱以后,根据边区的指示,将家属转移到获鹿避难。李直山住进了石家庄的福中旅社64号,以经商作掩护继续坚持为边区做事。

1945年春,居住在贾庄的李桂生(李直山的堂弟),前往石家庄找到李直山后,送上边区急需的药单。李直山接到任务后,立即前往天津。在丰台换车时,为躲避敌人的盘查,将黄金、药单、银行驻天津办事处的支票藏到厕所水管后边,由于慌张现款未藏好,被敌人发现。因无携款证明,被疑为八路军,把李直山左侧第三根肋骨踏下有二指多深。最后因怀疑是八路军的证据不足,又放了李直山。李直山自己捆扎好肋骨,忍着钻心的疼痛,取出所藏钱物火速赶往天津,亲自把药品采购完毕并护送到贾庄村,辗转送至边区。据说:途中李直山身带“死立安”毒药,穿越敌人4道封锁线。李直山发誓:如被敌人发现,立即吞药自尽,决不泄露边区机密。

李直山在抗日战争中治病救人,为党为人民做了很多工作,不仅是一名好医生,也是矿区人民的好乡亲。井陉矿区《贾庄村志》第十六篇人物中称:李直山本村人氏。

1952年至1962年,李直山在石家庄新生医院当医生。1962年农村实行“三大政策”、“四大自由”,李直山打算继续来贾庄行医。当时由于贾庄已有卫生院,李直山便改变了在贾庄开办医院的打算。后经井陉矿务局医院院长许善田介绍,李直山到小作村办起了诊所。由于医术高超,十里八乡的病人大部分都找李直山医治。 

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李直山被怀疑在抗战时期的敌占区工作有重大历史问题,并又强加于他种种莫须有的其他罪名而多次被批斗,一直到1969年始终蒙冤。在“刮台风”、“一打三反”的运动中又再度多次被批斗、恐吓。同年9月,李直山在井陉县小作服毒自尽,终年58岁。

编写依据:

1、《贾庄村志》第十六篇“人物”中的相关内容(载于该书的第276页至277页)。

2、《井陉历史文化》历史人物卷中的相关内容(载于该书的第444页至445页)。

相关人物

傅积意

傅积意,又名傅让、傅顺玉,1918年出生在井陉县北石门村一个中农家庭。1940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时期历任村青救会主任、党支部书记等职。百团大战中,傅积意带领青救会全体人员配合八路军攻打井陉煤矿,给部队当向导,帮助工兵截断铁路,炸毁设备,还积极转运缴获的军用物资。百团大战后,日伪军在北石门一带曾疯狂扫荡五天五夜,傅积意家破人亡。但他没有退缩,埋葬了家人,锁上家门,带民兵上了山,继续坚持斗争。解放后,傅积意历任井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组织部长、县委书记等职。1960年5月调任河北省水利厅副厅长。1983年9月离休,1984年9月病逝,终年66岁。

 

焦祖成

焦祖成,1898年生于井陉县焦家垴村一户中医世家。从小习医,成年后秉承父业,抗战时期在边区行医。1944年被井陉县(路北)政府选送到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举办的晋察冀边区医务训练班学习,毕业时榜示名列第一。毕业后被派到发生瘟疫的矿区一带行医。他首先给危重病人开中药内服,并亲自指导病人家属煎药。另外,还搞防疫宣传,号召每家每户打开窗户通风,清水洗手等等。

当时,敌人经常在村里出没。一次,日本宪兵持枪,让汉奸逼问焦祖成:“你说话不是本地口音,肯定是八路。” 焦祖成镇定地说:“我是本县医生,为百姓治病是我份内之事。”日本宪兵不信,把他带进审讯室严刑拷打。幸亏一位接受过焦医治的翻译作证,才免遭杀害,但落下左耳失聪的终身残疾。出狱后,焦祖成身体虚弱,但依然坚持行医。其后不幸身染瘟疫,不能下床,被矿区百姓由青泉、岗头、王舍、南寨一村转一村,用担架抬回原籍。晋察冀北岳分区得知此事,派人前去慰问,叮嘱村干部为其代耕农田。此后,焦祖成务农之余一直在矿区周边一带行医。1989年病逝,终年91岁。


上一篇:为新中国奠基的开国第一广播电台二

下一篇:苦难抗争红色传承的井陉矿区